Tag Archives: bible

留神

面對多姿多采的社交網絡資訊,我們可能會害怕它令我們花盡心神,忽略真正要「留神」的讀經、祈禱、靈修。然而,水能覆舟,也能載舟。只要運用恰當,社交網絡能帶來新的可能性,成為讓信徒留神牧養資訊,親近神的一個有力觸發點。 Continue reading

Rate this:
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NetFish 漁翁撒網篇, Social Networking 社交網絡篇, Thoughts 感想篇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網中鳥

無論是在友儕閒談中,或是在培訓課堂中,只要提到社交網絡(Social Networking),經常會遇到一個問題:「Twitter是甚麼玩意兒?」我總是很簡單地回答:「互聯網上的短訊(SMS)!」 Twitter的中文意思是「啁啾」,即鳥鳴聲,同時有「短小而無關痛癢的資訊」的含義。它的非官方中文譯名是「推特」,大概是音譯。在維基百科上有詳細的發展背景和歴史: 英文版: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Twitter 中文版:http://zh.wikipedia.org/zh/Twitter CommonCraft製作了一段很簡明的短片用淺白的英語介紹Twitter,相當有趣: Twitter被歸類為微博服務(microblogging),是短小精悍的推播引擎。我最初接觸Twitter,大概是在2007/2008年左右。在互聯網資訊泛濫的洪流中(只要看一看新浪網的首頁,你馬上就能充分感受到這股洪流!),Twitter就好比是一道清泉,用戶界面既簡潔,用法也方便簡單,而且以文字為基礎,上限140字,也不設圖片功能。 140字的嚴格限制,令用戶必須以最精煉的文字表達所思所想,於是其他用戶只花很短的時間就能掌握資訊,亦能快捷地把不感興趣的資訊過濾。我常常強調,能令你感興趣的資訊,寥寥數字就能吸引你的注意力(例如豐澤門口這個4字!);不能令你感興趣的資訊,寫得再長,你也不會留心(例如銀行信用卡或八達通的用戶條款!)。所以Twitter這個返璞歸真的通訊模式,令溝通更簡潔,更有效率。 運用Twitter溝通,能夠不分時地進行,因此無論你是用電腦(Windows,Mac,Linux等),智能手機(iPhone,Android手機等),還是最簡單的普通手機,你都能以不同方式發放及接收Twitter的訊息(稱為Tweets)。這個跨平台的優勢,令Twitter的用戶差不多隨時隨地(只要能上互聯網或手機網絡)都能參與其中,也令Twitter在突發事件的訊息傳遞上比傳統媒體更快。由2009年伊朗大選引發的示威抗議活動,目擊者透過Twitter突破官方的媒體封鎖把實時訊息傳到國外,據報導連美國國務院也為此而要求Twitter把預定的系統維護時間推遲以避免訊息中斷;到前陣子看到的一段趣聞,一名身處日本秋葉原商場洗手間如厠的男士發現沒有厠紙,用Twitter求救。結果求救訊息在瞬間廣泛傳播,20分鐘後真有人拿厠紙相救,雖然沒法核實訊息內容的真偽,但Twitter傳訊的驚人速度可見一斑。 今年6月初iPhone 4發表當天,參與簡報會的傳媒(包括最少一家香港/台灣媒體)爭相透過Twitter把Steve Jobs的簡報內容即時推播到全世界,讓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即時知道iPhone 4的最新資料,連Steve Jobs在簡報期間上網失敗的事,也在瞬間傳遍地球。那天我透過iPhone上的Twitter軟件追看iPhone 4的最新消息,可深深感受到眾媒體爭分奪秒的氣氛,從以下兩張截圖中就可看到媒體間競爭的激烈程度(每段訊息右上角顯示的時間代表該段訊息是在多少時間之前發放): 上週六看到Mashable上的一則報導,有一位英國的基督徒Chris Juby,從2010年8月8日起至2013年11月8日止,每天把一章聖經撮寫成一條Tweet透過Twitter發放(@BibleSummary),計劃用三年多的時間把整本聖經1189章發送完,目的是希望能引起其他人研讀聖經的興趣,其志可嘉。發送倒是易事,難就難在要把一章聖經撮寫成最多140個字母的句子,也許他可以參考下面這個50字的聖經撮要,找些靈感!^___^ The Bible in 50 Words or Less: God made, Adam bit, Noah arked, Abraham split, Jacob fooled, Joseph ruled, Bush talked, Moses balked, … Continue reading

Rate this:

Posted in Social Networking 社交網絡篇 | Tagged , , , , | 7 Comments